加拿大华人矿业协会秘书长
华勘国际执行董事/副总裁
加拿大注册地质师

image001

个人简介

金文洪先生在贵金属和有色金属的勘探收购方面拥有24年丰富经验,足迹遍及亚洲、非洲和北美洲。他曾在西北有色地质勘查局工作15年并在澳大利亚澳华黄金公司工作两年,2009年加盟天津华勘集团,2010年起担任华勘国际首席地质师、执行董事和总裁。曾经主持过国内外几十个勘探项目的考察论证、尽职调查等工作。在华勘国际工作期间,抓住市场机遇,及时剥离了公司非核心资产,并用处理非核心资产的收益完成了核心项目的勘探、选矿实验和PEA,在矿业十分低迷的周期内,为公司赢得了生存空间。研究方面曾获中国有色金属工业局发现二等奖;主持陕西华县金堆城钼矿床南段补充勘探,获陕西省有色金属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一等奖。先后在《中国地质》,《矿产勘查》、《黄金科学技术》等中文核心期刊公开发表技术论文5篇。

小编采访

金文洪总裁中等身材,普通话中略微夹杂着陕南口音,也许是他乡遇乡音的缘故又或许是小编与金总相识多年,在整个采访过程中小编感到十分放松,并深入交流了一些中加勘探业普遍关心的问题和海外矿业投资遇到的挑战。借此机会,金总也跟我们分享了他亲身经历的有关勘探和勘探型公司在加拿大从收购、探矿以及在资本市场运作的成功案例和经验教训。采访过程中,小编深深体会到金总作为中国国企外派管理和专业人员,对矿业的热爱以及深深的爱国情怀。希望通过采访能够为今后中资企业“走出来”提供帮助。金总对于小编提出的每个问题,都是经过深思熟虑后才一一作答,不放过每个细节。在和金总的交流中,小编受益匪浅,希望广大的业内读者能从中吸取对自己真正有用的东西。


小编问题一:

知道您是被中国公司派驻海外的一名技术专家,在国内有18年的勘探一线工作经历,在加拿大工作时间已经超过6年,是上一轮中资抄底海外矿业项目的实践者,对业界广泛议论的“上一轮中资公司抄底海外成功率不高的原因”,相信您一定有自己深切的见解,能给大家分享一下吗?

金总:

看了很多中资企业投资的海外项目,结合这几年在国外工作的实践经验,我认为导致中资海外抄底成功率不高的主要原因是“我们抄的大多是一些鸡肋项目”,即先天不足!当地人眼里的问题资产却成了我们争相抢购的香饽饽。问题主要出在海外抄底的尽职调查方面,不可否认国内还是有一大批优秀的矿业专家,但可以说没有相当的本地工作经验,再好的外来专家也不能完全胜任本地项目的尽调。项目资源本身是一个相对客观的方面,谁来评估,差异都是有限、可控的,但国、内外不同地区的工作要求、规则、环保安全标准、社区环境、生产成本等差异却很大。同时,过去我们更多的是投资一个国外公司的股权(多数还是上市公司),项目是公司的核心资产没错,但你直接持有的是公司的股权,而不是项目本身,那么公司层面的东西对你所持有的股权价值影响也会很大,如管理团队、股份结构、已有的各种合同、协议等。若仅仅盯住资源本身,就国内、外项目资源层面上进行简单的类比,以此来进行投资决策,往往就会出大问题。


小编问题二:

看了您的简历,发现您不同于国外大多数华人矿业人员,可以说是一位直接从国内野外勘探一线走出来的勘探技术人员,能谈谈这几年在国外工作中所面临的挑战吗?您在外企和国外这8年的工作经历是否对您的职业生涯产生了重大影响?对比国内外的矿产勘查,您印象最深的不同点在哪里?

金总:

从大学毕业到出国前,18年一直在野外一线从事贵金属和有色金属的找矿工作,按国外的术语我就是一个“Explorationist”( “勘探地质师”)。从国内勘探一线到国外,首先面临的最大挑战就是语言,同时很多工作要求和规则也不同,这都需要加倍努力去学习、理解和适应。客观地说加拿大、澳大利亚在矿业方面,无论是理论还是实践经验都是全球的领跑者,要跟师傅学习,首先我们得听懂他们说话,还得能看懂他们的文字,这是在国外工作、学习必须突破的一道关。能学到更多、更广的矿业知识,可能会成为你突破语言障碍最强的动力。
在外企和国外工作的这8年对我职业生涯的影响,可以用“拨云见日”来总结,极大地开阔了视野,有机会接触了大量不同地区、不同类型的矿业项目,同时有机会与优秀的国际矿业同行进行交流和学习,了解了国外矿业项目的并购和运作方式。在国内做勘查那么多年,根本不用考虑矿权是怎么来的,勘查投资是怎么来的,而在这边做技术工作,你可能需要先去研究和发现项目,将项目可能的潜力或投资机会展现出来,然后再去找投资人介绍你的项目,最终绝大部分是用投资人的钱来完成项目并购和勘查。
对比国内外勘探工作,我认为最大的不同点就是勘探和经济的结合程度,加拿大的勘探公司只考虑勘探当前经济的资源,而国内勘探不计成本地提交更多的“地质储量”的思维惯性还很强。这主要缘于投资主体和管理模式的不同。记得2009年陪同一个考察团去非洲看一个加拿大公司勘探的造山型金矿,含矿剪切带地表控制长1.5公里,但绝大多数钻孔都控制在150米以浅,且矿化向下都没有封边。我们就提了一个问题,“为什么不施工二排、三排孔?”,对方的解释是“现有钻孔控制金矿品位多数介于1-2克/吨之间,这个品位在这里只有做露天开采才可能有经济性,为此,我们只能勘探可以做露天开采的矿体部分”。另外一个印象很深的不同点就是,加拿大在勘探之初就非常重视项目对环境影响的评估,如勘探前先缴存复垦抵押金,废石和岩心的致酸试验,勘探营地上下游及坑口等的水样分析和监控等。


image002

小编问题三:

记得您在2014年中加矿业投资论坛上的发言“中国矿业的整体水平同世界一流矿业公司还有不小的差距,中国矿业公司在国际矿业界的影响力同第一大资源需求国的地位不相称”,通过您这些年在国内、国外的工作体验,您认为导致这一差距的主要原因是什么?对弥补差距,您有什么好的建议?

金总:

我是一个勘探地质师,就先从地质角度来回答您的问题。我认为造成这种差距的重要原因还是体制,到现在中国还没有形成让勘查公司和中小矿业公司上市融资的资本市场。在过去很长一段时间勘查投资主要来源于政府财政,可以说中国的大多数勘查人员都是在“做项目”的体系中成长起来的,行业向国家立项,地勘局向行业总部立项,地质队向地勘局立项,项目组向地质队立项。我们的工作目标更多的时候就像是“为了立项而立项”,既然是“做项目”,第一目标可能就是“时间最长化、预算最大化”。而国外技术人员是需要向“社会投资人”立项,而投资人要的是“花最少的钱,获得最大、最快的回报”,能不能快速地找到经济资源,对初级勘探公司来说是生死攸关的一等大事。两种体制,导致同是“找矿工作”的出发点就变得有些不同,同时,竞争压力也完全不在一个高度。另外一个方面,像在加拿大,因为有好的矿业资本市场平台,项目遍布世界各地,技术人员一生都游走在不同矿业公司位于世界各地的矿业项目中,有很好的机会接触不同地区、不同级别、不同类型的项目,造就了这批矿业技术人员的“见多识广”。而国内体制下,很多技术人员终极一生都在很小范围里在为数不多的几个项目上工作,这种工作条件自然限制了优秀人才的锻炼和成长。 矿产勘查,高技术、高风险、高回报,有人拿IT工作同矿产勘查工作进行类比,我十分认可这一类比,矿产勘查不是一个“人多力量大”就能解决的问题,他需要优秀的技术领头人和激情!勘查的高风险特点就决定了这不应该是一个股东来做的事,是需要有一种体制将很分散的投资集结起来做勘查的事。为此,国外的勘查基本都是在上市公司平台来做的。上市初级勘探公司给技术骨干都配有期权,通过这种机制将找矿成果、股东利益和核心管理-技术团队捆绑在一起,极大地激发了团队的找矿积极性!勘探成果披露了,投资人若认可,股价就会上涨,核心团队持有的期权
就会获益,这种收益可以认为是市场发给勘查团队的“找矿成果奖”。这种机制下,勘查人再没有“发给我的找矿成果奖和我的找矿成果不对等”的抱怨。
中国的勘查工作基本都是在非上市平台来做的,除了政府财政投资做勘探以外,在上一轮的矿业牛市中,也有大量的民营资本在国内外进入初级矿权的获取或勘查领域,但委托地勘单位做了几年勘查后,找矿效果不理想,基本都停顿下来,不知道何去何从。对大多民营资本投资勘查找矿效果不好这一现象,有重要的客观原因,但另外一个不可忽视的主观原因可能就是:“信息不对称、矿权主体和勘查主体利益分离,勘查成果意识、经济意识不强,最终导致勘查工作的经济性、合理性大打折扣,严重影响勘查效果”。国家层面上也清晰地意识到政府不适宜再花钱来做中大比例的矿产勘查,为此各类政府地勘基金大幅削减,过剩的中国地勘产业一下子陷入空前的危机!充分暴露出中国矿产勘查投资模式的问题,无论是政府还是民营资本在非上市平台上集中介入高风险的矿产勘查领域,都显得不可持续。
上一轮中国矿业投资海外抄底中为什么没能抄到更多好的矿业资产,还是应该归因于我们缺失了一个好矿业项目从“娃娃抓起”的过程,由于中国还没有能够有效支持勘查公司出海淘金的投资体系,中国矿业投资在海外也就找不到更多可以抓的“娃娃”。
因此,从锻炼人才、调动矿业人积极性、抓好的矿业投资机会、激发矿业投资等方面看,要弥补中国矿业同世界一流公司的差距,最迫切、最有效的办法就是尽早建立起中国的矿业资本市场。挖好渠,水不引自来!没有矿业资本市场的支持,中国的勘探公司就无法大量走出海外,也就无法支持中国矿业公司在海外更好地发展。


小编问题四:

您积极参与加拿大华人矿业专业人员协会的组建,您认为成立这个协会的主要意义是什么?

金总:

中国作为第一大资源需求国,面临国内资源短缺和环境的压力,迫使中国的矿业投资要出海,如中国矿业龙头企业之一—紫金矿业在2016年已经将“国际化”列为公司的重要战略目标。中国矿业国际化最大的困难应该说是国际化矿业人才的短缺,在加拿大工作6年,发现这里聚集一大批优秀的华人矿业专业人员,很多都在国际矿业领域有多年的工作经验。为此,我们就考虑通过成立加拿大华人矿业专业人员协会,将加拿大优秀的华人矿业专业人员团结起来,形成一个人才库、信息库,来实现中国矿业的国际化,一方面能更好的帮助中国矿业投资成功实施国际化战略,同时也能为加拿大华人矿业专业人员创造更好的生存、发展空间。 另一方面,现有的这一批在加拿大的华人矿业专业人员,基本都是第一代华人,年龄大都已过了不惑之年,希望通过协会这个平台把大家联系在一起,将大家多年积累下来的宝贵知识和经验传承给华人年轻一代,并通过这个组织帮助更多学矿业的年轻人能够留下来,在矿业领域走得更高、更远!


image004

小编问题五:

上面一期采访您谈到没有矿业资本市场的支持,是制约中国矿业发展的重要原因,未来若没有一大批中资勘探公司在海外从早期阶段介入,发现好的矿产资源,中资矿业公司在海外也很难有大的发展,那么,在现有条件下中国的勘探队伍或民间勘查投资应该如何走出去?

金总:

这个问题问的非常好,作为勘查人,我也很想花时间多讲讲这方面的看法。经过上一轮的矿业高峰之后,受全球矿产品供需结构改变的影响,矿业进入快速下行周期,矿产品价格大幅回落。同时中国国内的经济结构调整,换挡减速,国家地勘基金也逐步退出了地质工作的竞争性领域,社会矿业投资人的受伤身退,诸因素叠加,引起地勘市场断崖式萎缩,地勘单位的经济迅速下滑,发展困难。部分地勘单位甚至再次陷入生存危机。传统的靠简单“做项目”的生存模式遇到巨大挑战。 中国矿业公司和矿业投资的国际化,已成为势不可挡的必然趋势。作为矿业公司的上游产业-地质勘查,首先要考虑顺应这个趋势和潮流,充当中矿矿业国际化战略的排头兵。也只有这样,才能在中国矿业国际化的进程中抓住机会和市场,为自己的生存和发展迎来更大的空间。加拿大和澳大利亚的矿业公司之所以能够在全球抢占到如此多的优质矿业项目,因为他们有大量的初级勘探公司(加拿大2000多家),在全球寻找及推进矿产项目,能够为下游的矿业企业提供原材料。在过去几年中,超过千亿美元的中国矿业投资投给了加拿大和澳大利亚公司,就足以说明中国矿业国际化的力量和市场前景。这一定是我们中国勘探公司未来应该发力挖掘的市场。地勘单位应该顺应这个潮流,用自己的技术资源和有限的投资,去为自己“创造勘查市场”,而不是一味地“找项目”。
这些年在海外工作中接触到很多中国的矿业投资人,都希望投资境外投产并盈利的矿业项目,或者想投高级阶段的优质矿产项目。投资并盈利的项目,首先它没有融资的需求,卖项目也不是没有可能性,除非你的出价高到让现有股东实在没法拒绝!未投产的高级优质项目,风险大部分已释放,机会广大投资人都能看得见,竞争十分激烈。可以说这对两类项目都属于价格昂贵、上升空间有限的“锦上添花”项目,反而对投资小、风险高但成长空间最大,急需要“雪中送炭”的初级勘探公司却少有人问津。这应该就是我们中国地勘队伍或有兴趣参与勘查的民营投资最应该考虑的目标。
地勘单位的特点就是规模化的勘查技术力量高度集中,但投资能力有限。前几年一位国内地勘局领导总结自己就是“一个非上市的局级初级勘探公司”。面对风险极高、资金需求量大的风险勘查领域,地勘单位若能够安排出一定资金来做风险勘查,这是十分珍贵的资源,这笔资金就是“金种子”,“种子”不到万不得已是不能用来做饭吃的,要用它来生根发芽、开花结果,换来更多的粮食。我们只能用自己有限的勘查资金来做“引子”、做杠杆,用它来撬动社会资本一起来做我们选准的勘查工作。这样做,一方面分散了风险,另一方面也放大了勘查资金投放量,为自己创造和放大了勘查市场。
对地勘单位这部分“金种子”资金,结合全球主流的风险勘查项目的运作模式,可以做如下安排:
A、选择投资境外初级勘探公司
对加拿大或澳大利亚的初级勘探公司进行筛选,优选项目在发展中国家(如东南亚、非洲、南美、中亚等地区)的上市公司,只有在这些地区地勘单位才有可能更多地参与其勘探项目。对初级勘探公司进行投资,单个公司持股比例控制在30%以下。附设条件,有跟投保持一定比例不被稀释的权利,同时在同等条件下,地勘单位有优先承担其地勘及施工的机会。在投资进去后,再由地勘单位协助该公司做后期融资。即由地勘单位的“种子资金”引导社会资金跟投,即所谓的“技术先行,社会跟进”模式。对一个上市初级勘探公司的控制力,不在于你直接控制多大比例,而在于关键时刻你们获得股东们多大比例的支持。如果地勘单位在一个公司仅仅持股3-5%,但跟投的其他投资人能给予地勘单位20-30%的支持率,这就足矣让地勘单位获得公司的控制权。
如果地勘单位每年能考虑拿出一定量的风险勘查资金(比如500万人民币),可以用这笔资金投资1-2家小的初级勘探公司。并派技术人员参与或承揽其项目勘探工作。 这种投资方式的优点可以总结为几点:1、能够快速发现并介入有潜力的项目和地区;2、能够通过上市公司放大自己的勘探投入;3、风险勘探资金能够转为自由流动的股票,有便捷的变现机制;4、拥有好的激励机制,可以为核心骨干人员设立公司期权,将公司利益和员工利益紧密捆绑在一起,让员工更有动力和激情为公司、为股东创造价值;5、能够让地勘单位的技术人员有机会同世界优秀的勘探团队共事、成长,培养出一批既能找矿、又会融资及资本运作的,适应国际勘探市场的复合型人才。 最终目标,通过每年少量的风险勘探投入,3年以后投资3-5家初级勘探公司,在世界不同地区间接控制10-20个勘探项目。锻炼出一批国际复合型勘查人才。并在此基础上复制、壮大,最终,若一个地勘单位投资或控制的初级勘探公司达到8-10家。到这个阶段,地勘单位就基本实现了新形势下的“海外新型地勘局模式”转型。用同一批人(管理、技术、财务、市场、融资、后勤等),合理调配时间,共同来管理和支持参与投资或控股的这批初级勘探公司,这样将极大地节约成本和更好地发挥每个人的效率,实现资源的共享。完成这一目标,即布好了地勘单位海外矿业投资收益的局,也布好了自我开创勘查市场的局,同时也在国际化道路上迈出了一大步。
B、发现潜力项目,按国外上市公司的模式来运作
对高风险的勘查业务,从获取项目,到组织实施后续的勘探工作,我们都应该以一种新的模式来运作。这是加拿大公司摸索了上百年获得的共识。地勘单位过去是矿业投资项目的主要提供者,现在要花时间和精力去为投资人在国内外寻找项目,即成为矿业投资人和矿业项目的桥接者,这是顺应时代变革的角色转变。 过去我们传统拿项目的方式,就是自己先100%拿钱买下该勘探项目,再拿钱来做勘探工作。把风险100%的扛在自己肩上。而加拿大公司拿项目,大多是先用极少量的自有资金和一纸协议锁定目标项目,再去市场上找钱来逐步兑现合同条款,最终实现对项目的控制。如2016年加拿大当地上市A公司同华勘国际谈定的一个项目交易,A公司的CEO自己拿出60万股公司股票就锁定了我们的项目。在同我们接触初期,了解我们项目的详细情况后,他们就将该项目和他们自己的项目资产拉入一个大的生产运营计划,并准备了完整的宣传材料,去说服投资人。在投资人有了明确意向后,他们再回过头来同我们协商具体的合同条款,并签订合同锁定项目。按中国的说法,他们这就是在玩“空手道”。我们应该学习这种手法,用少量的资金和技术判断能力,结合社会投资,一起来拿下一些新的潜力矿业项目。用有限的“种子”资金,为自己创造更大的勘查市场。
对以这种方式获取新项目,上市公司更有优势,因为上市公司可以为矿主发股票,来换取他们的矿业项目。这会极大地减少公司的获取项目的现金压力。可以考虑用我们参与或控股的上市公司来获取我们发现的目标项目,同时也可以针对新的项目新作IPO上市,这在加拿大很容易,有一定工作的勘探项目上市基本都能在3-6个月内完成。同时,上市公司运作项目,从技术到财务都更加公开、透明,会让投资人投得更安心。
对有兴趣参与勘探投资的社会投资人,建议与有这方面兴趣的投资人一起构建勘查基金,在有很好的国际勘探及投资经验的顾问团队指导下,选择性投资境外的上市公司。


小编问题六:

业内人都知道,地质找矿是一项十分艰苦和孤独的工作,荒郊野外,大多时候要靠压缩食品度日,还要面临动物的威胁,但经过多年的努力,有一天,若能获得一个好的找矿成果,这种成就感和兴奋的心情可能会陪伴您一生。能分享一下在过去20多年的职业生涯中您曾经获得的令人兴奋的成果吗?

金总:

1997-2005年,在陕甘交界处的一个全新勘查区野外一线,连续奋战8年,新发现了一个金矿,并最终建成投产,在这个特级贫困区产生了很好的经济和社会效益。通过我们的努力,让世界上这么一个小小的村庄发生了改变!这段时间是我职业生涯中最有精力、也最艰辛的8年,同时也是夯实勘查实践的重要8年。长期租住在山沟里的老百姓家,没有自来水、没有电话,很多时候还没有电,跟外面的世界几乎没有任何联络。每天在南秦岭的丛林中翻山越岭几十公里,生活看似十分封闭、孤独、寂寞,但工作区地处勉-略构造混杂岩带,地质内容十分丰富、精彩,在艰辛的翻山越岭中,每天我们都很兴奋,一直沉浸在读一本“地质好书”的收获和喜悦中。最终还发现一个有经济价值的金矿,这8年也成为我职业生涯中收益最大、最难忘的8年!矿区当年的一些未能找到答案的技术问题,很长一段时间积淀于心,成为一种挥之不去的“技术抑郁”,在国外这些年的工作、学习和交流中,当年矿区的很多技术问题逐步找到了答案,这种“技术抑郁”才逐步得以释怀。
2005-2007年,在金堆城钼矿南段补充勘探项目中担任勘探经理,在两年时间里为矿山增加122b钼金属量13万吨。
2011年,在东南亚一个金矿项目并购中担任尽职调查组长,在投资方已经支付100万美元定金的情况下,在短时间内发现严重的技术问题,并收集、准备充足的证据,阻止了进一步的大额投资(2200万美元),同时还为投资人追回了100万美元的定金。
2010-2012年,在加拿大BC省的J&L金多金属项目勘探中,详细研究前人资料,设计、施工钻孔105个,钻进18000米,探获Measured+Indicated金资源量22.5吨,铅锌资源量33万吨。


小编问题七:

感谢您和我们分享您主持和参与过的令人兴奋的找矿成果,非常受鼓舞。正是因为一代又一代像您这样的找矿人付出的艰辛努力,才使我们的矿产资源实现了产业化的生产并用以国家的建设和发展。最后一个问题:地质找矿这个十分艰苦的行业,现在又面临矿业调整期,对鼓励年轻人如何坚定地在这个行业走下去,传承前辈找矿人的技术和愿望,并最终成为一名优秀的勘探者,您有什么好的建议吗

金总:

记得去年国内的一个微博“世界这么大,我想去看看”,在年轻人中引起极大的反响。地质勘查业绝对能满足每个从业者的这个愿望。我们勘探者都是拿薪水的“职业驴友”,鼓励大家带着“驴友”的心态出野外。
特别能吃苦、特别耐得住寂寞,可能是在地质勘查行业坚持下去的两个基本条件,但“兴趣”相比这两点可能更是至关重要。有了极大的兴趣,再苦的过程,在旁观者看来是“苦”,但只有你知道自己其实很享受。寂寞更是如此,有了对行业的兴趣甚至痴迷,怎么还会有寂寞。地质勘查的实践性非常强,没有10年以上扎扎实实的野外实践,基本入不了门,这个10年非常关键,它也是磨练意志和培养兴趣的过程。没有人会对搞不明白(入不了门)的事情有持续的兴趣。坚持实践的过程中,还需要持续不断地学习,在学习和实践的互动中,专业兴趣就会逐步培养起来。在温哥华参加几次Roundup矿业会前的“short course”(短期课程班)中,看到很多60-70岁的业界同行都还在参加学习,就是在矿业最低迷的时期,几百人的课堂也是座无虚席。在其中一次课堂中,遇见一位前几年BC项目勘探中的同事,60多岁的当地注册工程师,失业两年多,自费从北部来温哥华参加培训。
从事地质勘查工作,要时刻明白地质勘查工作它首先是一种企业经营活动,我们的工作要么能为企业创造价值,要么能为企业解决问题。经济性是首先要考虑的,而不能单单是为了满足自己的学术好奇。在这个大方向下,长期坚持坚持实践和学习,相信很多人最终都会成为优秀的勘探者。


“讲述海外矿业人自己的故事”系列活动由加拿大华人矿业协会主办,金堆城加拿大资源公司协办并统稿。